无极5注册,化日惊魂

我是一名小学教师,年年带一二年级那种,看见那一个个可纯洁天使般的小孩,我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快乐

今天我和老公去家乐福超市逛,我老公喜欢看书,经常一进超市就坐在书店超市看书,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。我心里虽然有气但是又无可奈何。就漫无目的地独自逛服装店,最后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就逛到了一楼游乐场。

游乐场有很多孩子在一个大池子里玩球球,那些彩色的球球被活泼可爱的小孩子扔得四处乱飞。由于我很是喜欢小孩,就不由自主地站在旁边观看。

“呜呜呜——”一个小孩子的哭声从对面传来。

我出于职业习惯,向四处望了望,那些成年人对这哭声理也不理。

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我不由得咕哝道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“小朋友——你哭什么啊?”我出自本能地走了过去,拉着他的手关切地问。

“呜呜呜——我跟妈妈走丢了!”

我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小女孩,大约七八岁,穿得很是朴素,很像乡下小孩的样子,只是虽然呜呜呜地哭着,但是脸上没有泪珠。

“你跟爸爸妈妈在在那个地方走丢了的?”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,想传递一点安全感给她。

“姐姐——您带我去找找我爸爸妈妈好吗?求求您了——呜呜呜——”

我听了,不由得笑了。姐姐?我都二十七岁了,怎么成了一个小屁孩的姐姐?

“咯咯——小姑娘,你不用担心,我可是老师,我会帮助你的——”

于是我就带着这小姑娘在一楼四处寻找,可是那小姑娘有意无意把我往负一楼车库带,而且步子迈得很大,也不哭了,还一个劲儿地夸我长得漂亮。

“难道你爸爸妈妈在车库吗?”我一边高兴地问,一边不由自主地来到了负一楼。

“我爸爸妈妈叫我走这里!”小姑娘这句话说得很是熟练。

你爸爸妈妈叫你走这里?一听这话我脑子忽然抽了回来,这明显不是走丢了的嘛?再加上我经常教育一二年级的小朋友要注意安全,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,而且自己总结了防骗三十六招什么的。

“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?”我忽然尖声问道。那小姑娘一听,吓得挣脱我的手,向车库里边跑去,而且嘴里不断地喊着什么叔叔阿姨快来之类的话。

蓉城家乐福超市的地下车库很大,可是此时虽然是下午两点左右,车库里还是黑黢黢的,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不了多远。

我急忙转身往一楼跑,并本能地掏手机,可是手机也不知丢到那里去了。

眨眼之间,我的身后猛然钻出两男一女。

两个男子都是一米八以上重两百斤左右,那个女的大约五十多岁,男的一上前就抓住了我,女的就质问我为什么要拐卖儿童之类的话?

我仅有一米六多点,体重才八十多斤,怎么可能是两个彪形大汉的对手,我只有大哭大闹,说你们凭什么抓我啊!有事情为什么不到警察局去对质?

守车库的是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头,也许终于听见了什么,就颤颤巍巍地走过来问是怎么一回事?

我大哭着叫老人家赶快报警,有人要绑架我。可是那老头似乎听不清楚,一再问发生什么事了?

“老头——滚远点,这是我的媳妇!她跟了野男人,我们要把她抓回去........”

我被粗暴地塞进一辆银色面包车里,那小姑娘也瞬间不见了。

我依旧大喊大叫,没命地踢打车门。透过车窗,我看见两个保安跑了过来。

“停车—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?”两位保安强行让车停了下来。

我心里升起一丝希望。虽然我的手被绑了,嘴巴也被胶布封了,但仍旧隔着车窗,挤眉弄眼哭兮兮地求救。

还没有等保安问,那女的便哭道:“这是我的女儿,她疯掉了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,我们正要把她带回去........”

也许保安看出了什么,就大声说道:“先不忙走,等警察来了再说!”并叫另外一名保安去通知其他保安。

那两位男子一看只剩下一名保安,车门忽然打开,下去了一位匪徒用一根铁棍猛击保安的脑袋。

当时车库里几乎没有人取车,四周死一般的寂静。

车猛然发动,向车门杆撞去,然后飞速逃去。没有过多久,车子似乎进入一个院子,然后又把我塞进一辆换了车牌豪车的尾箱里,继续逃逸。

尾箱里很是狭小,我几乎不能呼吸,我多希望我的老公知道我遭灾,像蜘蛛侠一样瞬飞过来救我,可是那书呆子还不知道沉浸在那本书里呢?

我能感觉到车子是在高速公路上飞驰。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收费站,但是没有任何人前来盘查。我几乎绝望了。

不过当我想起教室里还有可爱孩子等我回去的时候,我冷静了下来,看看如何自救?

手脚绑得紧紧的,嘴巴封得死死的,我不能喊身子也不能动,娇嫩的皮肤痛得很是厉害。

制造车祸,只有制造车祸才有可能活下来。要不然我的命运就此要改写。想到这里,我脑海里那些劫财劫色的匪徒,那些挖肝掏肾的恶魔,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骗子等等幻象立即奔涌而来。

我真的很害怕被买到贫困山区当那些光棍的老婆,这样会被铁链子拴着,像猪一样天天关在圈里;更害怕被卖到妓院里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

我使出所用力气,用脑袋在尾箱里撞,也许我的潜力爆发了,车子闪了闪,似乎漂移了起来。

“车子没有油了!离目的地还有几十公里!”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
“那就等到前面加点油吧!”

我听见两位绑匪的话,知道要进服务区了,得抓住这个好机会。

我狠命的用脑袋碰尾箱内壁,因为只有脑袋还能动。我明显感觉车子在抖动,也听见加油站的女人问车子里是什么?怎么动得那么厉害!而那一位匪徒笑着说是他的拉布拉多犬发情了,想咬人。

那加油站的女人被吓了一跳,不再多问。我却气得差点昏了过去,同时头疼得更加厉害,我能清楚感觉血液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。

我不停的摆动脑袋乱撞,忽然不知被尾箱里的什么东西把我的嘴巴划了一下,鲜血迸流,但胶布也裂开了一个大口子,虽然疼得我眼泪直飙,但感觉能发声了。

可是车子却飞速地转弯离开服务区的加油站,我知道得抓住最后一个机会。我憋足气猛然叫了一声:“救命啊!我是任民教师!”

声音很大,却是在车厢里回荡,根本传不了多远,也没有引起服务区任何人的注意,只是听见我们的车后有一辆车在不停地鸣喇叭。

匪徒开的车已经很快了,后面的车居然还想超车,可是又偏不超车。弄得两位匪徒心神不宁。

真是一丘之貉,最好两车相撞!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鲜血流进了我的嘴里,很辣很辣。

也许过了十几分钟,警笛声忽然响起。那几位匪徒一听警笛声,吓得手脚不听使唤,车子来回飘动。我暗暗诅咒他们开到悬崖下,来个同归于尽。

“不要慌!肯定不是追我们!我们的计划是那么完美!我们开的是几千万的豪车,怎么可能被人怀疑是绑匪?那些没出息的警察见了豪车还不躲得远远的......,这肯定是碰巧遇见......”

“可是——这一辆警车追着我们不放,而且后面那辆红色车也紧紧跟着,妈的——像膏药一般,还不停地鸣喇叭,简直烦死了!”

“我看我们还是弃车逃跑吧!”

“不要慌!万不得已我们手里还有人质!干嘛要弃车逃跑?”

没过两分钟,匪徒这辆车就被那辆红色车逼停了。可是两位匪徒居然把座椅向前翻,我被他们如同抓小鸡一般从尾箱里拉了过来。

“你们赶快让道!否者我们就要杀死人质!”一位匪徒穷凶极恶地叫嚣着。

我抬头透过车玻璃看去,只见红色车里钻出两个大人一个小女孩。看见小女孩我简直吃惊极了。

因为这小女孩是我现在教的学生。她怎么会在这里?她的父亲不是特警吗?她不是告诉我五一长假父亲要带她出去旅游吗?难道她就是恰恰旅游到这里?

“任民老师!是您吗?我在加油站听见了您的声音!您的声音跟妈妈的声音一样熟悉........”只听我的学生忽然大声喊叫,她的声音很脆很甜,似乎还没有脱奶气!

我听见我的学生叫我,我立即信心大增,并回应道:“小玲,老师在这里,快来救我啊!”

我喊完后都感觉好笑,居然叫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来救我。两位匪徒听见后更是哈哈哈地狂笑着,觉得我出门一定没有带脑袋,竟然叫一位小女孩来救我,怕是吓傻了吧。不过匪徒还是狠狠给了我两耳光,粗暴地叫我闭嘴。

可是就在两位匪徒大笑疏忽的时候,我学生的特警父亲瞬间打开车门控制住了两位匪徒。

警察很快跑上来抓捕了两位匪徒,接着我也被送进了医院。后来我的老公知道了一切,不停地向我道歉,我无可奈何的悲伤地摇了摇头。

我知道我就在今天,就在光天化日的初午后,命差点就没有了!

一个朴素憨厚的小女孩差点让我坠入魔渊,一个聪明善良的小女孩又把我救回现实。我不知道我到底还该不该相信爱心和善良?我本能地舔了舔嘴角的血,仍旧带着血腥味的甜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