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5注册,不为来生、只愿途中与你相遇

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漫随天边云卷云舒。这是叶寒最喜欢的生活,也是熹微最喜欢的语句

时光匆匆,一晃而过,当熹微再次踏足厦门时,依然是快乐的,自在的,只是那些曾经记忆掺杂着些许担心与害怕。

那年天,熹微也是一个人,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,站在厦门的十字街头张望,还是那年夏天,叶寒走进了熹微的生活。

你好,美女,准备去哪儿?这是叶寒对熹微说的第一句话。其实叶寒并非轻浮之人,只是此刻的他在厦门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的闲逛,蓦地,看到了照射在夕阳余晖下的熹微,女孩甜甜的笑着,眼睛看向远处,不知在寻找着什么,如此唯美的画面,让叶寒忍不住上前搭讪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熹微转身警惕的看了一眼叶寒,心想,不会刚到厦门就碰到坏人了吧?点儿真背。熹微拖着行李向相反的方向快速跑去。叶寒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也转身离开。谁也没有把这次偶见当回事。

佛说: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在鼓浪屿的欢乐时光里喝一杯咖啡,静静地坐在窗边,感受着岁月安好与时光恬逸,生活如此之美。熹微喜欢安静,叶寒也喜欢安静,欢乐时光的窗边,他们背对背的坐着,咖啡屋里放着薛之谦的歌“认真的”,“雪下的那么大,下的那么认真......”虽然是炎热的夏季,但也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忧伤,熹微掏出本子,将记忆写下。这时,叶寒的手机铃声响起,划破了寂静,是Yesterday Once More...,熹微愣了一下,现在还有人喜欢这首歌?熹微记得自己在毕业联欢会的那天就唱的这首歌,她希望无论身在何处,都如昨日重现,温馨、美好。熹微转头看向铃声的源头,是他?那个在厦门街头搭讪的他,很显然,叶寒也认出了熹微,叶寒放下手机,略表歉意的向熹微笑笑。

你笑起来很阳光,今天的你与那日有点不一样。熹微说。

是吗?今天不跑了?叶寒打趣熹微。熹微闹了个红脸蛋,不好意思的开口,那天我刚到厦门,以为遇上了坏蛋。

叶寒笑了,熹微也笑了。他们重新认识彼此,告知姓名,加了微信。

叶寒说,你是一个人来旅行的?熹微点头。自今天起叶寒和熹微便搭伴而行。

熹微说,这是我一个人的第一次旅行。叶寒说他也是。熹微发现自己与叶寒有很多相同的好,同样喜欢文字,同样喜欢老歌,同样喜欢摄影,同样喜欢放多蒜蓉的大闸蟹。

熹微和叶寒开始了属于他们的旅程,在这个浪漫相伴的鼓浪屿。

清晨,他们一起看东方升起的第一缕阳光;白天他们一起环岛骑行,遍览鼓浪屿的独特风情;傍晚他们一起去酒吧听歌,静享时光安然;晚,他们一起坐在沙滩上,静听海浪拍打的声音。

鼓浪屿,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。熹微在这个浪漫的仲夏夜,与叶寒牵起了属于他们的爱情

叶寒说,一个喜欢安静,笑的甜美的女孩在不知不觉间温暖了自己的心房,他觉得这是一次灵魂的旅途,第一眼的相遇,第二眼的相知,第三眼,从初识到婚姻到地老天荒,他已然在脑海中过完了跟熹微的一生一世。

熹微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即使是生命的尽头,我们也要携手相伴。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走散了,你一定要记得在原地等我,永远不要放开牵起我的手。因为爱一个人不容易,这不仅仅是爱情,还有牵念与依靠

熹微与叶寒的约会始于旅行也终于旅行,鼓浪屿记载着他们的青与华年,是灵魂的栖息地,也是心灵的栖息地。

鼓浪屿的二十天过的真快,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,他们默契地从未问过对方来自哪里,做些什么。

熹微说,就要分开了呢,你会想念我吗?

叶寒说,我会在原地等你

熹微笑着离开,她没有哭,因为她觉得收获爱情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,为什么要哭呢?叶寒望着熹微的背影,默默挥手。

他们各自踏上了回程的列车,没有告别,没有拥抱。他们约定三年后的今天再见,然后结婚,这三年里他们要各自去干很多事情,不要问为什么,很多爱情哪有那么多原因在!

回家后的熹微拿着自己和叶寒的照片会心的傻笑。朋友都说,你傻啊,这种爱情你也信?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熹微就是相信叶寒。而她不知道的是,叶寒去而复返,又回到了鼓浪屿,叶寒说,这儿有她的痕迹,他舍不得离开。

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爱的简单,爱的安静。

三年的时光里熹微和叶寒除了留给彼此的信件,没有发过一句语音,打过一次电话。因为熹微说,信,才是最美的记忆。

三年的时间,每个人都在成长,都在为了未来奋斗,三年,熹微变了很多,叶寒也变了很多,可是他们的内心仍然紧紧相通。

爱情,是灵魂与灵魂的相栖,是心灵与心灵的交流。

这三年里,叶寒努力拼搏,盘下了这家叫做‘欢乐时光’的休闲咖啡馆,叶寒把他们的照片挂在吧台的时光墙上,把他们的记忆留在时光日历里。

这些照片,这些信件,陪伴他走过了漫长的时光,一个又一个春夏秋,叶寒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时钟,13:14,他高兴的拿起手机,冲出了店门。

三年的时光,熹微成了一名婚礼策划师,她说,她要策划一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婚礼,因为相知才会相恋,因为了解才会懂得,因为珍惜才会相伴。

时光荏苒,当熹微再次站在厦门的十字街头,她忍不住张望着街头的每一处,仿佛间,她看到一个身影向她奔来,嗨,美女,准备去哪儿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