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5注册,你们都喜欢看脸,所以世界就给你们假象

如果尘世间,突然都安静了,那将会是我想要的世界。当人们说话轻声低语,不再有闪电轰鸣的来电声,不再有公交车上推搡的喊叫声,街上不再有车辆催促的喇叭声,叶子也轻声低吟,聆听人们的静语,一切如同死寂,又似平静。

当然,这些都是一个精神病兼作家的独家臆想。假如世界真的是这样的话,好像也挺好的不是吗?一阵狂笑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离晚上我主持电台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,我先到附近的街上走走。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阵阵歌声 ,带夹杂着路人一阵阵的起哄声,声音忽远忽近。出于好奇,我走了过去

一群人围着一个人在听他唱歌,而那个人完全忽略观众的存在,对着一台架起的手机,又喊又叫。一会喊刷礼物啊,一会跟手机的人聊天,一会聊他的发型,一会聊家乡,一会聊地上的杂草,一会聊女生的发梢。难道这就是演唱会?露天的演唱会?演唱会不是在舞台上吗?演唱会不是对着观众唱的吗?

于是,我问了旁边一位喊声特高的女生。她正拿着手机拍照,并且传给她的闺蜜,说她见到了心中的男神。

我就问她:“请问这是谁啊?”

这位穿着牛仔短裤的女孩说:“他是谁,你都不认识啊,这么红,你都不知道啊。”

我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女孩:“他唱歌好好听,人又长得好看。如果能做我男朋友多好。”

说着说着,好像即将想成真似的。

我说:“他这样能赚钱吗?”

女孩:“你一个月赚多少?”

我说:“三四千元吧。”

女孩:“他是你的十倍还多。”

我说:“凭什么啊?就这样唱唱歌,就能赚这么多钱。”

女孩:“人家有这个本事,你会唱歌吗?你有人家帅吗?你有人家的大长腿吗?”

如果再回答下去,我必然遭受到一万点伤害。我果断离开。

我随便走走,吃完晚饭后,准备开始了我最的电台节目,因为在这里我可以聆听到众人的声音。

我:晚上好,欢迎来到,孤另另电台之为你守口如瓶。怎么称呼你?

这个宣传口号,是我自己起的。因为打热线进来的听众,不求别的目的,只求保留他的隐私。这也可能是他唯一敢说真话的渠道。

她:晚上好。我叫精灵。

我:你好精灵。听你的声音,好像有点疲惫。

精灵:扮演完一天的角色,我才发现家里的温暖,完全包裹了我的心酸。

我:我也有同样的感觉。一个人如果没有家,白天的努力,也就没有了意义。

精灵:你知道我做什么的吗?

我:难道是非法职业?

精灵:我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胆。

我:有想法,可不太好。万一那天,思想被现实捅了一个窟窿。

精灵: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与石俱焚。

精灵:我白天做的是正常的行政工作,晚上拍点视频,让大家快乐

我:让大家快乐,你感到不快乐?

精灵:其实也没什么。就是我好像上瘾了,但是又没赚到什么钱。每天下班后,我就开始拍视频,上传到视频平台让大家看。粉丝就会增加,也有人给我留言、点赞什么的。我是挺享受到被关注的感觉,但是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空虚,又得不到实质的回报。通过各种方法得到我联系方式的人,大多也都心怀不轨,色欲攻心。但我不想利用这种资源,做桃色交易。总之,我对现在的社会挺迷茫的。

我:难道就是我早上看到的那样?一群人围着一个人在看他唱歌,他看着手机里面的一群人在歌唱?

精灵:原来你了解这行啊。差不多吧。有些人唱歌,有些人对口型,有些人玩情景剧,有些人说笑话,什么都有,只要长得好看、猎奇、魔性就有人看。

我:你的困惑在哪里?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花的时间不值?还是你对自己找不到定位?

精灵:我身边的女生,好看点的都在做这个。我们有时也会比较各自的粉丝数量。大多数女生是赚不到什么钱的,除非粉丝量非常大,开个直播,做点广告,卖点美妆产品。但是不做这个的话,我又不知道做什么。而且做视频可以让我享受到被簇拥的感觉。但也可能是虚荣感,自从我踏入了这行,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,都变成了一种秀。我已经无法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了,反而是秀带来的粉丝数、流量,能给我快乐。但这种快乐,让我时常陷入迷茫,我又成不了明星,但又陷入这种空洞的迷幻中,我该怎么拯救自己。

我:原来做这行的人这么多。难怪现在人走路都拿着手机,放不下来。据分析,这是商业的圈套,利用一个人人都想要虚荣的弱点,以及人人都要排遣无聊的资源,达到需求与市场的高度契合。所以,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市场同时也有这个需求。而个人同时也作为市场的分子,很快会受到影响,要么加入市场方,要么加入需求方。只要没有出现逾越法律的规则,社会很难干预这种商业行为,毕竟这种行为也有利于娱乐产业的发展。

精灵:我要怎么才能走出这样的困境、迷局?

我:问问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?

精灵:我和大多数人一样,想要一份好工作、想要一份爱情、想要名利。

我:那么,你所做的这些,你能得到什么?

精灵:得到粉丝和虚荣感。

我:你人生想要的事情这么多,你把虚荣感和粉丝放到了人生的首位。你花了百分之八十的时间,去换取人生无用的百分之二十的事情。而真正重要的百分之二十的事情,你要用什么时间去争取?等你老了,你没有真正的实力,你拿什么去换好工作。等你老了,年华逝去,你拿什么去找爱情。等你老了,心也老了,你拿什么精力去看世界。

精灵:所以是我放错了顺序吗?

我:虚荣心没有错。但是不能放在首位,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赌在上面。毕竟当明星这回事的几率比拥有一份好的身体、一场身心愉悦的旅行、读一本好书小太多了。梦想是伟大的,任何人都有捍卫自己梦想的权利,谁也无法阻止和批评。但一定要脚踏实地的充实自己,列好人生最重要的每一项清单,再去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同时,在实现梦想的同时,要明白付出的代价,能否挽回。这样的梦想是基于实力还是基于运气还是基于人脉等等。如果是基于实力的梦想,即便梦想没有实现,实力仍然渐增。如果是基于运气的梦想,梦想没有实现,浪费的是青时间。比如,有一个人每天走路都留意地上的角落处,奢望能够寻到宝物。对于这种人,我们没有权利批判他的梦想,或许哪一天真的实现了。我们也不鼓励随便就放弃梦想,而是合理分配时间以及对梦想的理性化。他仍然可以很努力的工作,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,但业余时间可以散步去寻宝,同样不会影响他日常的生活

精灵:可能是因为,我在拍视频的时候,享受到了虚荣感带来的多巴胺,才会一直持续下去。每当我想放弃的时候,粉丝量又大增,给了我勇气。而我坚持下去的时候,又感觉没有希望。就像你说的,这个梦想没有任何实力的基础,都是很简单的出卖长相和无意义的搞笑。

我:这又是资本的圈套。如果不这样的话,怎么鼓励每个人坚持下去。还是回到我之前说的话,你在坚持的同时,能不能增加自己的软实力,或者说对自己的生活、工作、爱情、友情是否有帮助。如果没有的话 ,徒增的希望,只是你认为的希望,这个希望却无法转换成实际价值。

精灵:我想,从前的快乐是多么的单纯。而现在的快乐,变得好难。我不知道怎么去继续我的生活,也许,这只是一个瘾,戒了这个,我又爱上另一种瘾。

热线的时间已到,她挂掉了手机。

世界在营造一种繁荣的假象,想把所有人都吸引进来。在这个假象的池子里面,完成自己的一系列运作。而人活着,会变得越来越难,诱惑很多,快乐很少。

当观众的时候,羡慕演员的虚荣。当演员的时候 ,羡慕观众的单纯。真正快乐的人,是那个你从不留意过的剧场售票员。